区域的竞争,核心是交通枢纽之争。

  泸州地处川南,与滇黔渝接壤,也是通江达海物流大通道的节点,放在全省“一干多支”发展的大格局上看,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。

南向通道是四川地理距离最近的出海大通道,对泸州而言,搭上了南向通道建设“快车”。泸州日报记者 牟科 摄南向通道是四川地理距离最近的出海大通道,对泸州而言,搭上了南向通道建设“快车”。泸州日报记者 牟科 摄

  目前,泸州南向,除了依托长江水路,还有成自泸赤高速和G76厦蓉高速公路;作为隆黄铁路的一部分,隆叙铁路到了叙永就止步不前。在此基础上,泸州向南的通道还在不断拓宽:叙威高速已经动工、连接川黔的叙古高速赤水河大桥明年通车、叙毕铁路加速推进……泸州交通的未来大格局正向着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目标迈进。

  南向出川

  泸州曾经只有321国道

  “从贵阳回到泸州,走蓉遵高速,路上没堵车,按正常速度行驶,只用5个多小时。”11日,在泸州广场车站,长途客车司机曾小勇收拾好行李,准备回家。而在8年前,他从泸州到贵阳,即使路上不堵车,都要10个小时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沿海城市成为开放的最前沿,广州、深圳、中山、东莞等地都是泸州老乡的聚集地。由此,泸州南下,除了辗转到隆昌、重庆乘坐火车,唯一的通道就是乘长途汽车经老321国道出川。

  1992年,大纳路(贵州大方-泸州纳溪)全线通车,后经全线改造,水泥混凝土硬化后又加宽路面,泸州南向出川的路途缩短,路况改善。但因这条路几乎都是在山区穿行,海拔落差大,坡陡弯急。冬季山上雾大,还会遭遇下雪,导致大纳路每年都会发生数起交通事故,曾被称作“魔鬼路段”。

  南向出海通道的改变,始于重庆至遵义高速公路通车。部分南下福建、上海的客车为了安全,改经隆昌上成渝高速,经崇遵或湘黔高速南下。

  泸州出川南下,也可以选择去隆昌坐火车。但车站小、车次少,对于来自泸州的“南下大军”来说并不方便。也正因为如此,不通客运铁路也成为泸州几代人内心的痛。

  希望从1992年开始,全长55公里隆泸货运铁路通车,结束了泸州不通火车的历史。虽然当年曾试行开通客运火车,但因效率差、上座率低,最终还是退出了历史舞台。